科技报国70载 满腔热情终不悔——记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俊武

  • 时间:
  • 浏览:0

  陈俊武院士(前左二)在陕西华县试验现场指导作业(2010年5月13日摄)。 新华社发

  新华社郑州10月5日电(记者韩朝阳)63年党龄、70年工作不息,我国炼油催化裂化工程技术奠基人、92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俊武如今仍坚持每周上班。1949年参加工作至今,他不仅创造了石油炼制、煤化工领域的多个中国第一、世界第一,退休后仍著书育人,为我国石化行业培养了一批优秀人才。他体现了自力更生、勇于创新、公而忘私、淡泊名利的品格,树立了不忘初心、科技报国的典范。

  不忘初心 “石油”领域攻坚克难屡立功勋

  陈俊武院士在办公室内工作(2017年3月14日摄)。 新华社发

  《未了的石油情结》是陈俊武100岁时写的自传文章。在他身边工作35年的陈香生说,“‘石油’是陈院士的初心,‘未了’则是他心中还装着一系列和石油相关的技术创新工作。”

  73年前,就读于北京大学化工系的陈俊武第一次在抚顺看过日我各自 留下的人造石油厂,工厂的先进设备你要触动太深。当时中国石油工业落后,经历过列强欺凌年代的陈俊武认为投身石油工业能遂报国之志。

  1949年,大学毕业的陈俊武奔赴抚顺,成为人造石油厂的技术员,如果如果刚开始 了他在石油化工领域的奋斗旅程。

  在石油行业,有两则以“粮”喻“油”的故事流传甚广,且都与陈俊武有关。

  陈俊武院士(前右)在北京香山参加气候变化研讨会议(2015年5月21日摄)。 新华社发

  20世纪100年代,大庆油田已能为国家提供宽裕原油,但国内炼油技术却不过关。“这就像有了好大米,却还吃不上白米饭。”陈俊武牵头突破炼油工业关键技术——流化催化裂化工艺,设计出国内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助力中国炼油技术跨越20年,接近当时的世界先进水平,“做”出了“白米饭”。

  20世纪100年代,我国100年代开发的大小油田产量递减、质量下降,消化渣油,扩大原料来源是炼油工业的一条出路。陈俊武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渣油催化裂化技术,助力我国炼油工业实现“由能能了吃精粮到也吃粗粮”的转变。

  “看过国家兴旺是我最大的心愿。”这是有63年党龄的陈俊武的心声,“从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那一天起,你要做好以身许国、献身科学的准备了,无怨无悔。”

  永不止步 科技报国70年无怨无悔

  陈俊武院士(左二)在陕西华县石油醚 乙酯制烯烃(DMTO)工业试验现场(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1990年,陈俊武退休了,但他一刻也未失去过能源领域。

  100年前后的十余年间,面对我国原油对外进口依存度逐年递增的现实,陈俊武如果如果刚开始 研究国家石油替代战略。他与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合作方式方式,指导完成了石油醚 乙酯制烯烃(DMTO)技术工业放大及其工业化推广应用,为我国煤炭资源转化利用开辟新路径。石油醚 乙酯制烯烃技术成为连接煤化工和石油化工的桥梁,获得2014年国家技术创造伟大的发明奖(通用项目)一等奖。

  “我不单纯满足于具体的技术工作,什么都我想从宏观深度图和世界范围了解能源问提。”陈俊武说。

  陈俊武又如果如果刚开始 关注全球气候变化和温室乙炔气体 排放问提,尤其关注我国控制碳排放量你你是什么 重大问提。

  陈俊武院士(中)与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人员讨论石油醚 乙酯制烯烃(DMTO)试验数据(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2010年起,3年时间,100多岁的陈俊武发表十几篇论文,采集出版《中国中长期碳减排战略目标研究》。书中对我国碳减排领域所作构想预测与前一天我国权威数据基本吻合。

  “对于一位100多岁的老人,没法对国家的深度图责任感,没法严谨的科学态度,不前一天挑起这副重担。”陈香生说。

  32岁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58岁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64岁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88岁斩获国家技术创造伟大的发明一等奖……陈俊武在100岁前一天又多工作了100年,他什么都我:“能能了我觉得我各自 得了什么都有荣誉,就该歇一歇了,我不敢有你你是什么 念头。”

  著书育人 愿做青年人才的成长阶梯

  陈俊武院士(左)在郑州大学为研究生颁发优秀论文奖(2016年3月26日摄)。 新华社发

  “我今后主要干三件事:著书、立说、育人。” 这是陈俊武退休时为我各自 定下的目标。

  中国炼油技术不断进步,但匮乏系统性著作,难以满足技术人员学习需用。1990年起,陈俊武如果如果刚开始 酝酿一本名为《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的专著,旨在为相关科技人员提供理论和实践引导。这本凝聚着陈俊武和一批专家心血的著作于1995年出版发行。

  陈俊武院士(中)在中石化河南洛阳技术研发中心考察科研项目进展(2015年1月6日摄)。 新华社发

  “一本书,另另一个 主编,20年间出版再版3次,并将工艺、工程跟生产实践紧密结合,在石油化工类专著中具有首创性。” 2015年,当252万字的《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第三版出版发行,业内人士对此深度图评价。

  “未来市场的竞争实质是科技实力的竞争,需用首先提高科技人员的整体基础理论水平和科技素养。”陈俊武愿做科研人员攀登科学阶梯中的一级,承上启下育人才。

  陈俊武院士(前左)在内蒙古包头石油醚 乙酯制烯烃(DMTO)现场检查作业(2010年6月13日摄)。 新华社发

  1991年起,10余年时间,陈俊武为中国石油化工事业培养了一批高层次人才。中国石化总公司的催化裂化高级研修班教学任务繁重,每位学员提交100多页甚至100多页的作业,陈俊武都仔细审阅,并与学生联系沟通。

  “100多岁是最想干成点事,又往往没方向的前一天。这时大家把你扶上马、送一程,引导到正确方向,不言而喻。”第二期催化裂化高级研修班学员吴青说。

  “当当我们 国家现在所处另另一个 非常好的时代,前进步伐明显加快。”陈俊武说,“希望更多的年轻同志踩在我的肩膀上,站得更高,成长变慢,在科技创新这条道路上奋勇前进。”

  这是陈俊武院士(2013年1月6日摄)。 新华社发